互联网刑事辩护律师平台

人在CBD 律师洪树涌的广州奋斗:他从越秀居民楼登上东塔

2019-05-20 作者: 浏览:261次

 
     中午时段的周大福金融中心,上班族步履匆匆。530米高的东塔,俨然广州法律服务业的“第一高楼”,有超过2000名律师进驻,在此办公。

  截至2017年11月,广州市共有律师事务所639家、执业律师11565人。而据天河区方面同时期统计数据显示,天河区共有230家律师事务所,5920名律师,其中专职律师5713人。从总量上来看,无论是律师事务所数量还是律师总人数,天河区在广州各区中都位列第一。

  随着天河区经济实力的愈加雄厚,企业总部的聚集、金融服务业的汇聚和商贸业的进一步繁荣,天河区律师行业的发展具有更加坚实的基础和高度的吸引力,越来越多的有志之士来到这里开启职业的新征程。

  “正所谓站得高看得远,在如此高大上的地方工作,自信感也随着增强。”每个人都有选择CBD的理由,能在广州最寸土寸金之地拥有一个自己的办公室,并生活在这个半径里,对于一心想到大城市打拼的律师洪树涌来说此刻或许有种梦想成真的感觉。

  洪树涌,广东广信君达律师事务所管理合伙人,执委会委员兼刑事一部部长,他同时也是广东省律师协会经济犯罪辩护委员会委员和广州市律师协会经济犯罪刑事委员会委员。

  5年前,他怀着卖掉房子和车子的决心,带着家人从汕头来到了广州,从越秀区一家不知名的律所开始做起,如今成为了广州排名前十的律所合伙人,而且汕头的房子和车子都不用卖,反而是在2014年9月就在广州买了第一套房子。洪树涌如何在天河实现自己的梦想?本期人在CBD与你分享刑辩大状洪树涌的CBD广州奋斗记。

没窗户的小办公室墙上挂满锦旗

  绿植、钢琴,大会议室,广信君达律师事务所留下的第一印象。偌大的办公室里,开放区域留给了员工和客户,而合伙人们的个人办公室靠墙内侧。

  洪树涌的办公室,空间窄小,没有窗户,没有CBD的美景,但墙壁上挂满了写着“文高法深,察明办案”等字样的锦旗。空间虽然不大,潮汕人的传统还是要沿袭:木质茶几,功夫茶具,见客户的同时喝功夫茶,洪树涌笑说,“这里多数是会客使用,深夜时在家里才会专心工作。”

  洪树涌出身在潮汕地区一个普通的农民家庭,或许是天性喜欢往外跑,早在大学时他选择了远离家乡的郑州大学就读,完成了学业也收获了爱情。2005年时,大学毕业的洪树涌选择了深圳作为起步点,“去了深圳后发现,大城市的消费水平太高了。”对带着家人工作的洪树涌来说,压力不小。再三考虑,洪树涌“抛弃”了深圳回到潮汕地区——汕头,从地方律所开始做起。

  “刚开始工作的时候,花了几十块钱买了一辆单车作为日常交通工具。我是全律所唯一骑单车上班的人。那时汕头的公安局在城西,我们律师事务所在城东,来回办事需要骑二三十公里。”攒了三四个月工资后,洪树涌拥有了摩托车,真的是常人所讲的,人要努力单车变摩托。

  洪树涌是一位目标明确行动力十足的人,回汕头奋斗了7年后,洪树涌依旧心系大城市,“一直想着到一线城市打拼,2013年的时候觉得时机成熟了就来了。”

  彼时在汕头已经有一定的客户群,也有一些法律顾问单位,在所内洪树涌的案源也相对稳定,创收也比较靠前。但他以“来广州即便三年不开张也不会被饿死,大不了把车子和房子卖掉”的觉悟,带着家人来到了广州。

从越秀居民楼到CBD地标建筑

  2013年洪树涌来到广州。刚来广州时,他在越秀区一间小律所开始做起,“来之前有收到一些邀请函,不乏知名律所,我的要求不高,能给我一个办公室就可以了。”经过斟酌,洪树涌选择了知名度不是太高办公成本也比较低的律所开始做起。

  “律所在一个很旧的写字楼里,有点像居民楼,走进去有种住家的感觉,办公室还是空的。”洪树涌从家具市场里买了沙发和办公桌等办公用品,便开始了广州的新征程。

  做律师,关键是接案子。“当时在广州就认识几个朋友,到现在也没有给我介绍过案子。”怎么办?洪树涌想到了一个接触案子的办法,“哪里有活动就去哪里凑热闹。”从广交会到商会,从律协的各种活动到公益慈善活动,洪树涌用跑断腿的姿势,为自己尽可能多地积累人脉资源。功夫不负有心人。到广州的第二个月,他就接到了第一个案子。

  “是一个工程款纠纷的案子,不是我的专业领域,我就找处理工程款纠纷方面经验丰富的律师合作。”洪树涌做律师一直坚持走专业化路子,从入行至今一直在刑事辩护岗位上奋斗,有时也会遇到非专业领域的客户找上门来,洪树涌选择推荐给其他更专业的律师办理,也正因为如此,洪树涌大度的处事态度,让他在行业内留下了不少好口碑,同样也有收获,更多同行也主动找洪树涌合作。

律师为什么要为“坏人”辩护?

  分门别类的律师行当里,洪树涌选择了一条不容易走的路——刑事辩护。

  经办过的案件中,让洪树涌自称“经典”的案例是2008年时受理的故意杀人案。洪树涌分享,当事人因地下“六合彩”赌博杀人抛尸。如何为这个“罪大恶极”的嫌疑人辩护?洪树涌受理该案件后,细致研究案情,发现了当事人自首的关键细节,就此展开辩护,最终获得法官的认同并成功保命。

  此案由于事例典型、律师表现出色被收编在《向公平出发——中国当代著名律师经典案例》一书中,人民日报出版社编者是这样点评此案的:历史上无数的法庭之战表明,有时胜诉的一方并不总是握有真理的一方。事实胜于雄辩,但事实也需要雄辩。

  “你会陷入两难的状态吗?”当洪树涌分享了一个个辩护案件后,让人忍不住提出了疑问。面对千夫所指的犯罪分子时,为什么要为其展开辩护?

  谈及此,洪树涌从包里掏出了一本书:《律师为什么要为‘坏人’辩护?》,“这也是作为刑事律师常常会思考的问题。”洪树涌表示,“好多人认为杀人犯法一定是穷凶极恶,但在我接触的杀人犯中,外表看上去都很普通。”他认为,做律师跟医生是一个道理,当接到案件时,第一时间不是判断人的好与坏,而是想着如何为他们辩护,“让该坐牢的坐得明明白白,不该坐牢的早点出来。”

  洪树涌有一个辩护原则,他从不做回头客生意,“第一次会见当事人时,我都会告诉当事人,我只为你辩护一次。如果再犯同样的错误进来,就不要再来找我了,哪怕家属跪着求我,我也不会帮你的”。希望当事人好好改正,为社会做些好事。这样帮他们才更有价值,其实社会需要帮的人太多了,洪树涌表示,他会尽自己最大的努力去帮,帮一个算一个。

他的新梦想

为同行搭建交流平台

  工作在珠江新城,居住在体育东路。有时下班遇到交通高峰,洪树涌会骑着单车回家,这是他在中央商务区的日常。

  实现了到一线城市扎根的梦想,生活也回归到了最初的模样。

  对工作,洪树涌有了新的目标。他目前最想做的是,为同行构建资源共享平台。在广州工作开始稳定后,他相继参与搭建了几个平台,其中一个是星火律师团队(以下简称“星火平台”),一个是中律天下刑事辩护讲师团(以下简称“中律天下”)。

  其中,中律天下是一个以行业内培训为主的平台,而星火平台以资源共享和行业交流为主。洪树涌介绍,星火平台上有来自全国各地的律师聚集在一起,以城市作为单位,一个地级市一位律师或是一个团队作为代表参与其中,截至目前有100多个城市加入到了这个平台。

  “案源互推,也会组织线上线下的活动,交流学习。”洪树涌介绍,过去星火平台每个月组织一次活动,随着人员不断增加,如今活动改为一个季度一次,像申报奥运会一样,各个不同的城市间可申请主办,成员们自愿报名参与到不同的城市间交流,以论坛的形式进行实务交流。

  “除了行业交流,也算是律师的互助平台,有时因为案件需要去其他城市出差,人生地不熟时有些工作难以展开,通过平台可以认识到当地的律师,可以寻求他们的协助。”

  互帮互助,相互了解。

  作为广信君达刑事一部部长,洪树涌透露,目前刑事一部一共有120多人,是律所里人员最多的部门之一,为了帮助年轻律师更快地成长,每个月会组织相关的活动,如“每月一讲”业务沙龙活动等,同时也在内部一步步搭建规范化的办事流程。

  采写:南都记者 郑雨楠 实习生 刘小莉